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梦中贾元春省亲回家后说了什么?祸端是如何开始的

佚名头条人气:923时间:2021-10-12 07:00:31

  元春省亲是红楼梦里“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”的盛大场面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  对于此次省亲,皇宫和贾府都非常重视。

  01

image.png

  正月初八日,就有太监出来先看方向:何处更衣,何处燕坐,何处受礼,何处开宴,何处退息。又有巡察地方总理关防太监等,带了许多小太监出来,各处关防,挡围幕,指示贾宅人员何处退,何处跪,何处进膳,何处启事,种种仪注不一。(红楼梦第十八回)

  封建王朝社会,贾府又是豪门贵族,礼仪规矩必须遵守。但是在人少的时候,面对亲生父母,贾元春还多多少少有些失态的。

  比如,到了贾母正室,彼此上前厮见,一手搀贾母,一手搀王夫人,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,只是俱说不出,只管呜咽对泪。

  比如,贾元春说,“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,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,不说说笑笑,反倒哭起来。一会子我去了,又不知多早晚才来!”说到这句,不觉又哽咽起来。

  还比如,贾宝玉是无职外男,不能与她见面,但她命快引进屋,行礼后携手拦揽于怀内,又抚其头颈,笑道:“比先竟长了好些……”一语未终,泪如雨下。

  这些细节都真实地表达出她内心对家人的思念之情、想念之意,哪怕是有一点小小的问题也无伤大雅。

  02

  凡事都有例外,特殊情况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。

  贾政隔帘拜见她时,说过的一句话却非常不合适时宜,成为她日后回宫惹祸上身的开始。

  贾政含泪启道:“臣,草莽寒门,鸠群鸦属之中……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犁为念,懑愤金怀,更祈自加珍爱。惟业业兢兢,勤慎恭肃以侍上,才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。” (红楼梦第十八回)

  在这段表衷心的话里,“残犁为念,懑愤金怀”这一句大有深意。

image.png

  残犁,是指遇难后幸存之余生,犁,往往指黎民百姓。《左传》公羊谷粱皆为此字。

  懑愤,是指心情不好。暗指贾元春对家里遭祸变之往事暗怀怨恨。

  周汝昌老先生考证此文时,明确指出,元春之死,与懑愤大有干连。

  贾政作为父亲,在自己家里安慰女儿,不要将过往之事挂念心头,要往前看,珍惜机会。这本质是没有错的。

  03

  事实上,贾政的做法不仅是徒劳的,而且还是有问题的。

  对于贾元春来说,因为不是正常的受宠封妃,所以无论是周太监,还是夏太监,张口就敢到贾府里来要银子,只要开口,贾府就得答应,没有任何回旋余地。

  在宫里生活,外人看来,皇家的赏赐就够贾府生活的了。但事实上并非如此。

  过年前,田庄的乌进孝到贾府里来送年货,同贾珍“打擂台”时,笑道:“那府里如今虽添了事,有去有来,娘娘和万岁爷岂不赏的!”贾蓉等忙笑道:“你们山坳海沿子上的人,那里知道这道理。娘娘难道把皇上的库给了我们不成!她心里纵有这心,她也不能作主。岂有不赏之理,按时到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玩意儿。纵然赏银子,不过一百两金子,才值了一千两银子,够一年的什么?这二年那一年不多赔出几千银子来!”(红楼梦第五十三回)

  一年到头,贾府要搭不少的钱。

  04

image.png

  其实不仅搭钱,还有要斗争。

  贾府败落后,入不敷出。贾琏没有办法,采取了偷当贾母财物的坏办法。为此王熙凤和贾琏争吵时,王熙凤指桑骂槐地说出了一个奇怪的梦:

  “不是我说没了能奈的话,要象这样,我竟不能了。昨晚上忽然作了一个梦,说来也可笑梦见一个人,虽然面善,却又不知名姓,找我。问他作什么,他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。我问他是那一位娘娘,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。我就不肯给她,她就上来夺。正夺着,就醒了。”

  王熙凤所梦,其实就是暗指贾元春在宫里过得很艰难。而这一切,其实都与贾元春懑愤有关。我们常说,一个人要小心自己的言行,因为言行可以左右自己的思想;一个人要小心自己的思想,因为思想可以左右行为;一个人要小心自己行为,因为行为可以左右自己的习惯;一个人要小心自己的习惯,因为习惯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。贾元春内心里的想法,确实决定了她的命运。

  从她的判曲来看,她最终无可奈何地死去,临死前对父母说:“儿命已入黄泉,天伦呵,须要退步抽身早!”可惜的是,她忘记了,她死了贾府其实也就亡了。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administratorx#gmail.com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19 觅觅网 icp123

电影

剧集

综艺

动漫

明星